公司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女性运动员数量有可能会超过男性运动员

时间:2018-11-14 11:01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Insure 4 Sports的调查其实并不是关于有多少女性从事体育运动;它主要是就态度而言的。被调查者留下的令人不快的评论包括“我认为体育大多数是针对男性的”(一位女性受访者说)到“拥有女性评论员、更不用球员真是够糟糕的了”(一位男性受访者说)。事实上,人们攻击着一切——从女性选手的着装到她们的技术水平。近1/4的受访者说,女性低人一等,而差不多相同的人说,女性缺乏娱乐性。超过35%的人说,他们只是更喜欢看男运动员。这怎么可能让我们拥有像迪娜-阿舍尔-史密斯(Dina Asher-Smith,女子100米名将)和恩-阿卢科(女足球员)这样有才华的、能激励下一代女性巨星的选手呢?
 
  20年来,全世界的女孩都受到了像威廉姆斯姐妹、亚历山德拉-斯科特以及西蒙娜拜尔斯们这样的女王们的鼓舞。她们看着威氏姐妹捧起奖杯,就仿佛将艺术品不断增加到自己的收藏里一样。她们也由此感觉到自己被赋予力量,她们拿起球拍、走上球场、甚至对阵自己的偶像--就像大阪内奥米所做的一样。不过,大阪和小威的故事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么新颖。全世界有很多女运动员走上巅峰、激励下一代、给女孩们信心,让她们明白努力和毅力意味着什么。然而,尽管她们拥有庞大的粉丝基础,但却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。
 
  Insure 4 Sports对英国进行了一项调查。它们发现,大约1/4的女性正从事着某种形式的体育运动。那表示,仅英国就有约800万女性运动员。国际奥委会进一步指出,女性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参与到奥运会中来。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,约44%的参与者是女性,比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时的23%要高。相比之下,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,只有13%的参与者是女性。
 
  然而,很多团体已采取行动来改变这种情况。它们鼓励女性运动员代表不足的地区开展体育运动,并取得了巨大成功。事实上,奥运会预期在不久的将来,女性参与者数量将达到50%,并在接下来的岁月中,女性运动员数量有可能会超过男性运动员。
 
  遗憾的是,这种思维也深入到了采访中。当小威被问及是否认为自己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女运动员之一时,她表示:“我更喜欢被称为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。”而当《名利场》再问她类似的问题时,她坚定地回答:“如果我是男人,那么这不会有任何问题。人们叫我‘世界上最伟大的女运动员’之一。他们说勒布朗(詹姆斯)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男运动员了吗?泰格(伍兹)呢?费德勒呢?为什么不呢?”玛塔也进一步指出了这种不公正。她说:“在男足上的投资有很多,但投资给女足的却几乎没有,尽管这是相同的运动--只是性别不同而已。”
 
  尽管Insure 4 Sports的调查结果很丑陋,但有一项统计数字却带来了一个更光明未来的希望。人们不看女性体育的头号原因是:缺乏电视和媒体报道。WNBA教练谢丽尔-里夫表示:“女性体育被报道的越多,她们就会变得越流行、越主流。”前奥运自行车冠军尼科尔-库克也相信调整是必要的,并且特别呼吁BBC。“如果BBC是由公众付钱的话,那么那可能会带来平等(的对待)。”
 
  不可否认的是,体育中的女性对当今的女孩们有着重大的影响。正如许多现代女网明星赞颂比利-简-金,而大阪内奥米对小威表示敬意一样,每位突破障碍的运动员都会赋予下一代力量。然而,这不仅仅影响的是下一代运动员。尽管存在诸如工资和播出时间减少等不平等的情况,但女运动员们仍在继续克服困难,在消除过去偏见的同时,也增加着大量的粉丝群体。她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畅所欲言,向粉丝说出她们的动机并向粉丝说实话。虽然我们还没达到我们所需要达到的地步,但是女性运动员被简单地称为“运动员”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了。
 
  近日,外媒发表的一篇题为《女性体育明星们拥有巨大的品牌潜力--不要忽视她们!》引起了广泛关注。
 
  机会是,你也知道很多最受欢迎的女运动员。近期,在一份基于社交媒体、谷歌趋势和代言人收入的顶级女性排名中,小威排名第一。玛丽亚-莎拉波娃、大威、塞娜-内维尔和卡洛琳-沃兹尼亚奇都在前五之内。你可能会抓到那里的趋势;她们都是球拍项目的选手--主要是网球。作为羽毛球选手,内维尔是唯一的例外,不过前十名中还有包括足球、滑雪、游泳和高尔夫选手。
 
  即使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的女性,因擅长体育而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,而且参加比赛的女选手也比往年多得多,但女性并没有得到与男性同等的报道规模。调查显示,只有7%的体育媒体报道是针对女选手的,而只有4%的网络报道内容是女选手。此外,据BBC报道,女选手受到的宣传远低于她们的男性同仁,这也是为何小威是收入最高的100名运动员中唯一的女性的原因。另外,就像被球王贝利本人称为“穿裙子的贝利”的巴西女足明星玛塔一样,她一直都在努力寻找面向女性开放的球队。尽管她曾带领几支球队夺得过冠军,并因其出色的步法而受到全世界的敬佩,但她最终还是不得不主动降薪来谋得球队中的一席之地。
 
  玛塔的故事表明,她为女性选手开创了一个新时代,因为里约热内卢早在1979年就颁布法令禁止妇女从事“被认为与女性天性不相容的体育运动”。过时法律的终结可能会使“女足”合法化,但那经过了很多年,而且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有才华的运动员(男性或女性)才开始改变了看法。即使在今天,世界各地仍上演着类似的场景。
 
  我们可能会认为这种态度已经变淡,但遗憾的是,那并没有--甚至在英国都没有。